A- A A+

觀點之間

典藏修護(西洋鍍金座鐘)
 

一件十九世紀中期的西洋鍍金座鐘,久經風霜,如此斑駁的藏品有許多棘手處境要面對,也開啟不同觀點的對話。

 
      

「鍍金層遺失,導致底層銅合金暴露氧化;多次的修補痕跡,膠漬與指印均造成視覺上的不完整和干擾。而鍍金層以下的金屬,是由不同顏色的紅銅板與黃銅鑄件組成。

 遵循國際性普遍的倫理教育,修護的重要原則是站在保護文物的立場,排除潛藏危害,以續命傳承其精神與價值。任何的處理應本著最小干預的理念。雖然是件工藝品,歲月和過往修補痕跡建構了它的歷史性。首要目標判定金屬表面是否存留有害物質,處理後尚須面對視覺效果,若要改善美感,勢必得面對遺失鍍金層、底層金屬色澤不一,與修復成本龐大的風險。」

 


「工藝品呈現的面貌與藝術品及古文物應該是有差別的,站在展示的角度,這類藏品應該展現出閃亮精緻的一面.它即將展示在博物館沙龍廳,要帶給觀眾的是精緻與華麗,將它拋光,應該會比較接近它原始的樣貌。

這時候強調保留它的歷史痕跡,在這件藏品上應該是較無意義的.觀眾看不出來它在最初能夠給觀者的視覺感受,反而得到的是剛好相反的觀感.當然,重新鍍金絕對是不值得的,拋光,應該是現在能做的最簡單的方式。」

 


「觀眾進入博物館,期望得到的是一場對話。透過館方安排的展示橋樑與翻譯,更能清楚聆聽藏品沉默而悠遠地說了幾世紀的故事。

在視覺心理上,人的知覺傾向尋求完整與協調,在均衡的畫面中可達到安定的情緒效果;而斑駁和不完整則易在觀者心裡產生緊張與壓力感,進而分散物件展示的主題,觀看的經驗也可能因此打了折扣。

以沙龍廳而言,除了觀賞物品本身以外,更重要的是取得一個空間氛圍的體驗,去感受那個時代人們的生活態度,以及什麼樣的東西在當時是被視為美好的物件。在這樣的情境下,一個完整協調的畫面才是適合產生對話的舞台。」

 


對於許多剛踏出學院大門的修護人員而言,現實往往是衝擊強烈的。理想的修護理念,應當落實在擁有者、研究員與修護人員的討論中。權衡各種觀點與需求,方能選擇適切的處理手段。


 
回列表頁 top